欢迎您来到游艺风官方网站!
岩屋口治夫:中国的娃娃机市场正在迎来转换期

万代南梦宫(上海)游乐有限公司是万代南梦宫集团(Bandai Namco Group)去年在中国开设的新公司,负责中国地区娱乐设施的企划和运营。5月底,该公司CEO岩屋口治夫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中国的娃娃机市场正在迎来转换期,并且这个转换将会不断延伸。万代南梦宫游艺在亚洲、欧洲、美洲布局超1600家店铺及点位。

你们最近以和十二栋联名合作的形式,首次在中国大陆布局娱乐设施,会为中国本土顾客提供哪些新的游戏价值?在IP产品机器和服务理念上的想法是什么?

分为两个方面。在合作店铺,主要表现在娃娃机,现在中国市场上“二爪机”尚未普及,我们想要把“二爪机”的趣味性推广出去。二爪机的玩法不仅仅是抓物,也会有推、勾等各种玩法,在各种各样的玩法中,顾客可以寻求只有自己知道的抓取方法,这让人非常开心。

在娱乐方面,中国的新型娱乐市场不断发展,受本次疫情以及2022年中国即将举办冬季奥运会的的影响,人们会更加注重健康和运动的趣味性,我们想要在中国市场提供能够让人们在享受的同时,又可以提升健康的娱乐模式。

在抓物机与IP结合的策略中,娃娃机在守护一个IP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中国娃娃机以3爪为主,日本则以2爪为主,又是怎么看中国线下娃娃机市场的?

我们这次与LLJ娃娃机专门店的合作是将娃娃机导入LLJ店铺,并未涉及IP。而当涉及到娃娃机内部的景品时,无论是中国本土还是日本等海外国家,多数景品都带有IP属性,这不仅会进一步加深产品的魅力,同时也会吸引以前没有玩过娃娃机,但是有喜欢的IP的顾客来店。因此,接下来IP对于娃娃机来说,会越来越重要。就夹机市场而言,中国无现金支付、基于SNS推广运营方式则更领先,除了玩法不同,中国精品多为毛绒,日本则多为手办。在中国的娃娃机专门店中,二爪机的存在感会越来越强,景品也在逐渐加入手办。我认为中国的娃娃机市场正在迎来转换期,这个转换将会不断延伸。

中国逐渐涌现出一些高质量的本土IP,发展模式给了你哪些启发?作为提倡做长线IP战略的公司管理者,发现哪些不同?

在以前,日本的人气IP进入中国会需要一些时间,但现在日本的人气IP和中国的人气IP已经没有特别大的差别,粉丝的热情也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人气IP的传播速度也几乎是同步,没有时间差。

从娱乐设施运营公司的角度看,我感觉到,在之前中国市场,可能IP只会被单纯的运用在电影或者游戏的某一方面,但现在一个IP已经被运用在各个方面,中国的IP公司正在各个方面开展商业化。我们也在反向考虑和中国本土企业合作。

加速拓展中国市场业务早是集团的中期战略。除了你们,游戏、玩具和版权管理等其他集团企业也加入进来,那么目前在中国的哪一块业务是利润贡献最高的,与日本市场的情况相似吗?在中国市场感受到了哪些局限性?

现在万代南梦宫集团正在进军中国市场,最为中国顾客所熟知的可能是玩具和游戏,同时,集团旗下其他公司也已开发出中国本土题材的原创IP《暗界神使》。万代南梦宫游乐也正在努力超越他们。中国粉丝市场在趋于成熟,即使IP的粉丝数量不多,但骨灰级粉丝、重度玩家一样很忠诚,去年集团IP销售额排行榜头部的《龙珠》、《海贼王》和《火影忍者》等在日本以外的国家地区反响也很强烈。

我们运营的是娱乐设施商业,在这个层面,每个国家的消防法、对建筑的有制度要求、Game Center运营的制度要求等与人们的安全密切相关的事项,各不相同,需要针对不同国家做不同的应对。在内容方面,如何将我们的内容让中国的顾客接受并享受,这一点也很重要。

新冠疫情使线下玩具等零售店业务几乎全部停摆受到影响,你们采取了什么方法应对?从中总结了哪些经验?未来在战略和盈利目标上会做出哪些调整?

受到疫情影响,日本到现在也还有很多店铺处于关店状态,因此在店铺再开时,会比之前更加注重顾客的卫生安全问题,比如加强店铺的消毒、减少顾客之间的接触,打造安全的环境。

我们是重视娱乐设施运营的公司,但是考虑到今后的发展,也正在考虑如何将线下和线上连接起来,如何把线下设施的体验带到线上。在日本国内已经开展线上业务。

不过在现阶段,线下的娱乐设施仍然是能够让顾客体验到线上无法体验的乐趣的场所。在疫情的环境下,如何在保证顾客安全的前提下,提升Game center价值,也是现在以及今后的课题。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仍然坚持推出线下店?未来的想法是什么?

本次联名店铺原计划在今年3月开业,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推迟到了5月29日。

现在虽然日本的疫情影响仍然比较严重,但是中国本土已经开始逐渐恢复。选择在这个时间开店,一方面是我们想要尽快为北京的顾客提供游戏体验,另一方面这对日本来说也会是一个好消息。虽 然现在线上服务不断出现,但是我坚信能够让顾客来到现场体验的线下价值也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且,我们也会继续不断提升这个价值,努力创造新的线下价值。

采访/马珊珊 编辑/杨贵、王国梁

相关内容